综合资讯

江苏涟水县吴洪友涉嫌诈骗、非法集资1.88亿元遭实名举报

时间:2018-9-11 9:19:56  作者:佚名  来源:网络  查看:4  评论:0
内容摘要:江苏省淮安市涟水县,古称安东,因县境有涟河而名涟水。是智慧之乡,教育名城。然而在这历史名城中近年来却出现了一个涉嫌私刻公章冒用公司名义诈骗数千万、非法集资数亿元、组织黑恶势力打压群众的人--吴洪友,私刻公章证据确凿、依法立案却无进一步进展,非法集资156户案值1.88亿元一分不还...

江苏省淮安市涟水县,古称安东,因县境有涟河而名涟水。是智慧之乡,教育名城。

然而在这历史名城中近年来却出现了一个涉嫌私刻公章冒用公司名义诈骗数千万、非法集资数亿元、组织黑恶势力打压群众的人--吴洪友,私刻公章证据确凿、依法立案却无进一步进展,非法集资156户案值1.88亿元一分不还,依然住在豪宅中,是什么原因让他逍遥法外呢?

缘起

据举报人许家才介绍,其原来曾任江苏某镇干部,响应国家号召下海经商,生意场上发展不错在当地小有名气。和吴洪友认识是通过当地朋友介绍,2008年吴洪友到南京找到许家才,称想一起做点事。2009年许家才准备为家乡建设做出一份自己的贡献,随后便和吴洪友等6位朋友投资注册了淮安城开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城开公司)。2010年1月,城开公司与涟水县国土资源局签订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合同,约定城开公司通过出让方式取得涟水县炎黄大道北侧、淮海路东侧66405平方米国有土地使用权。城开公司在支付8350万元土地出让金后,于2010年11月取得了国有土地使用权证(土地用途为商住),投资进行凯旋国际广场项目的建设。

2010年9月,城开公司召开股东会并形成决议,对凯旋国际广场项目实行分片分块股东内部承包经营,将该宗地分为3块,沈某开和许晓轩(许家才儿子,现诚开公司法人)负责一块,吴洪友和薛某负责一块,另外两位股东负责另一块,其实这也是一次“分家”,各做各的互不干涉;

城开公司与吴洪友、薛某签订内部承包经营合同,约定:城开公司(甲方)将凯旋国际广场商业区的1号楼、2号楼和4-7楼、大酒店及地下车库发包给吴洪友、薛某(乙方)承包经营;承包方式为乙方全额垫资、自建、自售、自留自营、自负盈亏;甲方协助乙方协调解决相关部门工作;乙方的销售价格、销售计划策略和优惠政策等均由乙方自主决策,甲方及他人不得干涉等条款。城开公司又于2012年3凯旋国际广场项目内部清盘结算,对提留的承包金和支出费用按股份进行清算分割。

涉嫌非法集资1.88亿,私刻公章诈骗近四千万元

许家才说自签内部承包协议后就各自建设经营,吴洪友自2013年起有计划、有预谋的集资诈骗,以凯旋国际项目内部承包合同和高利息为诱饵,通过人人相传、口口相传、一房两抵、一房多个承诺的方式从社会上吸纳资金,吴洪友的同学梁仲军(音同)专门在社会上散播消息找投资人。淮安中院法官找吴洪友谈话笔录中吴洪友自认有156人总计资金1.88亿元。所有钱都转移到了外地,致使项目处于一种瘫痪的状态。这些情况公司其它股东都不知晓,直到他跑掉了,债权人将城开公司起诉了才知道这个情况。

经过调查,吴洪友私刻了城开公司四五枚公章、城开置业销售章一枚、涟水凯旋国际服务公司公章一枚,利用公章骗取了民众接近四千余万元。涟水县人民法院一审及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都判决城开公司承担民事责任后再向吴洪友追偿。严重损害了城开公司的合法权益和侵害了城开公司的名誉权,城开公司支付了巨额的案件诉讼费、律师代理费及其他费用,城开公司股东许晓轩、薛家秀的多套房产被吴洪友私刻城开公司公章诈骗的债权人查封。

“吴洪友私刻公章进行诈骗这不是第一次了,前些年在涟水投资的无锡龚总也是遇到了吴洪友私刻公章咋骗”许家才说到。

2007年无锡贝康包装材料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龚志勇,应江苏涟水经济开发区管理委员会相关领导的盛情邀请,与吴洪友,在淮安市涟水县工业园区合资成立了淮安市贝康包装材料有限公司。本以为这是良好合作的开端,可以为当地经济发展带来正面促进作用,没想到却为部分人谋取私利、违法犯罪提供了机会。开业仅半年时间,吴洪友便以亏损为由,不顾无锡贝康的劝阻,于2009年3月一意孤行停止了工厂的生产经营。无锡贝康反复做工作,帮助淮安贝康恢复生产的建设均被股东吴洪友无理拒绝。无锡贝康迫于鞭长莫及只能同意和股东吴洪友协商处理淮安贝康的资产清算和解散事宜。2010年4月,股东江苏涟水经济开发区管理委员会签署了《产权回收协议书》,将淮安贝康的土地、房屋及地上全部附着物以106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江苏涟水经济开发区管理委会。合同约定淮安贝康的股东在处理完淮安贝康所有债权债务、并办理注销手续后45日内,涟水开发区管委会支付第二期转让款400万元。

然而双方在处理淮安贝康债权债务和解散事宜时矛盾重重,股东吴洪友拒绝提交淮安贝康的财务帐册用于审计,更拒绝提供淮安贝康开户行的银行往来清单。基于股东吴洪友的不配合,无锡贝康于2011年9月向涟水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清算并解散贝康公司。2011年11月11日法院组织调解过程中要求股东吴洪友提交淮安贝康的财务帐册及印鉴,无锡贝康在其提交的印鉴中突然发现了无锡贝康的公章,大为震惊。因不知其私刻章公章的真实用意,当时没有提出异议,该枚公章连同淮安贝康的财务帐册及印鉴一起封存在了涟水法院。后经反复思考,无锡贝康的公章很有可能是在淮安贝康领取涟水开发区管委会支付土地、房屋转让款时需要使用。 无锡贝康随即向涟水开发区管委会求证,经证实第二期转让款400万元中的390万元已经于2010年7月13日支付给淮安贝康!无锡贝康居然对此事实毫不知情,更无从知晓转让款的去向!更让人发指的是,淮安贝康300多万元的设备竟然被人拍卖一空!拍卖人是谁,卖了多少价款无锡贝康无从得知!

根据以上情况无锡贝康于2011年12月1日向江苏省淮安市公安局提交了报案报告和报案材料,并向江苏省涟水县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但是至今没有一个部门落实。

转移资产购买别墅、豪车

吴洪友从2013年起就将非法集资所得转移到其亲弟弟吴某亮名下,以其弟名义在苏州金鸡湖购买别墅,置办了矿产,注册了“苏州亨源酒业有限公司”,注册资本金5000万元,经营洋河酒总代理,新疆葡萄酒总代理,注册了“苏州民达投资咨询有限公司”,注册资金本1000万元。并有债权人已从银行系统查到吴洪友向洋河酒厂打巨额购货的流水。吴洪友家在淮安绿地、富春、涟水莱茵风情等多地购买豪宅,一家四口人多辆豪车。

依******遭报复,恐吓、泼粪无所不用

为了维护公司及股东的合法权益,城开公司只能依法报案维权,却没想到报案却是噩梦的开始,吴洪友为了阻止城开公司报案从2015年9月到2016年1月初多次向举报人许家才发恐吓信息,到门上贴恐吓信。许家才提供的商户联名向县委、政法委、公安局寄送的****书上可以看到:2015年9月10日,在红星家具城门口贴恐吓信、9月12日在家具城门口放花圈、11月4日又贴恐吓信,以许家才骗他家财产为借口,要商户搬出家具城,并扬言要放火烧掉家具城、11月5日一车建筑垃圾堵住家具城大门、11月8日在家具城大门口泼大便粪水。组织多人多次到许家才儿子许晓轩岳父岳母家寻衅滋事。2016年1月8日、11日、13日连续对城开公司办公室实行打、砸、抢,涟城派出所委托物价局出具的损失鉴定报告书,上述违法事实在涟水县公安局、清河区公安分局、南京鼓楼区公安局均有报案记录,但至今一件未处理。

2016年3月25日上午,许家才和司机及律师在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复印卷宗,后到涟水县公安局补充吴建宁、吴洪友私刻多枚城开公司公章报案材料,吴洪友知悉后纠集多人进行跟踪。中午,举报人许家才等人来到淮阴师范学院宾馆用餐后准备回南京。12点40分左右,许家才和司机刚上车,吴洪友纠集七、八个打手,手持斧头和刀冲向举报人许家才的车子,吴洪友老婆尹月梅用斧头猛砸左侧后座位车窗,砸开后,对举报人许家才头部猛砍,吴洪友手持菜刀猛砍车子后座位右侧车窗,举报人许家才没有防范躲闪不及,左额被砍伤,双手及左腿多处被抓伤和咬伤。司机许志玉下车后被吴洪友和雇佣的帮凶多人按倒在地拳打脚踢,手被咬伤,并伴有多处软组织损伤。

光天化日,在公共场所,情节恶劣,社会影响极坏,主犯吴洪友和雇佣帮凶在闸北派出所的掩盖下,以存在经济纠纷为借口,没有受到任何处罚,在上级公安机关监督下直到2016年8月9日吴洪友老婆尹月梅仅被行政拘留17天。

利用关系栽赃陷害法定代表人

2 016年9月8日吴洪友以股东知情权到涟水县人民法院起诉城开公司,请求法院判决城开公司完整提供公司自成立至2016年5月30日的财务账簿 会计账目。涟水法院从立案到判决仅用了34天,在不尊重事实的其情况下判吴洪友胜诉。(事实是:城开公司就一个凯旋国际项目,实行内部承包、自负盈亏。2010年9月18日签订合同,2012年3月18日-22日内部清算,彻底分家,所有账务按股东持股比例进行了分割,城开公司自2012年3月26日已有名无实,并且经股东会议决定:从2012年4月1日所有开发发票由各承包人自己保管。城开公司根本没有建财务账簿的条件。)

城开公司向淮安市中院二审上诉,2016年12月14日立案,12月28日开庭,12月30日判决,从立案到判决仅用了14天时间,依然是吴洪友胜诉,维持原判。二审法院在判决书中称,若上诉人城开公司有证据证明吴洪友没有将经手的发票交给城开公司,城开公司可以另行主张。(没有米,米饭从何而来?所以,没有发票城开公司拿什么做账?),就这样一起使城开公司无能力履行的判决生效,进入了执行程序。城开公司接到法院吴洪友诉的股东知情案执行通知,立即委派两名员工协助法院执行,把所有能够提供的资料复印装订成册送到法院执行局,又邮寄给段院长、执行局王局长,并汇报了向吴洪友要票据案还没有判决,又书面申请法院“终止执行”,等拿到发票后建好账再恢复执行;涟水法院执行局综合科长朱某找城开公司委托人许志玉谈话,由于字迹潦草,许志玉无法辨认要求打印。执行局以城开公司委托代理不签字为由,在没有向城开公司发出任何告知的情况下,将城开公司法定代表人许晓轩以拒不履行生效判决裁定罪移送公安机关立案查处,使无罪的人受到有罪追究。

涟水县法院段院长主持正义

举报人许家才向涟水县政法委、涟水县法院、涟水县公安局分别邮寄了撤销案件申请书,得到段庆丽院长的高度重视,专门召开了院领导会议,讨论研究吴洪友诉的股东知情权案是否存在判决错误,经过研究,认定涟水法院一审判决是错误的,二审维持更加错误,决定由负责业务庭的专委与淮安中院联系再审,同时决定由涟水法院执行局向涟水县公安局出具情况说明,由涟水法院生效判决认定,城开公司因特殊的经营模式没有建纸质账簿的事实,许晓轩拒不履行生效判决裁定罪理由不成立,应当予以撤销案件。而公安机关却产生阻力,坚持在网上对许晓轩追逃。

无奈之下,为了讨回公道,许家才依******,向江苏省政法委、省高院省巡视组涟水驻点、淮安市委、政法委、市中院投诉。涟水县法院又于2016年6月12日又向涟水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出具了第二个情况说明,涟水法院淮安中院生效判决,认定吴洪友应向城开公司交付发票的事实,证明了许晓轩无抗拒行为,无任何罪名。不知何故,公安机关就是不撤销该案,至今仍然将许晓轩挂在网上追逃。相反,城开公司于2016年2月18日报案吴洪友私刻城开公司公章,骗取他人钱财,情节严重,证据确凿,直到2017年10月都没有任何结论,城开公司申请上级公安机关督查,2017年11月14日终于立案。

私刻公章、非法集资、组织黑恶势力这些不论是那一条都达到了追究吴洪友刑事责任的条件,但为何事发近三年,吴洪友依然逍遥法外呢,难道真是印证了吴洪友的狂言:“我吴洪友在很多部门有很多投资人,谁敢把我怎么样!”。在全面依法治国的大背景,我们始终相信犯罪的人不论他的关系多广,力量多大,终究会受到应有的制裁。

目前吴洪友因私刻公章,骗取他人钱财,已被公安机关于2017年11月14日立案侦查。相信有关部门会依法追回1.88亿元的非法集资,维护156人的合法权益,维护社会稳定,维护法律权威,维护公平和正义。(汪小文)

三九传媒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4-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