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资讯

北京南苑村干部一声强拆令 国家级高新企业上亿合法财产灰飞烟灭

时间:2018-7-31 12:43:53  作者:佚名  来源:网络  查看:28  评论:0
内容摘要:记者 陈冉在国家“扫黑除恶”和重点扶持高新企业的大背景下,北京市丰台区南苑乡南苑村个别干部调动数百名身份不明人员和大批器械,以限制人身自由和突然袭击方式,将国家级高新企业北京普驰电气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普驰公司)强行拆除,造成上亿元直接经济损失和几十亿元间接...
记者 陈冉

在国家“扫黑除恶”和重点扶持高新企业的大背景下,北京市丰台区南苑乡南苑村个别干部调动数百名身份不明人员和大批器械,以限制人身自由和突然袭击方式,将国家级高新企业北京普驰电气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普驰公司)强行拆除,造成上亿元直接经济损失和几十亿元间接经济损失,震惊北京高新企业界和北京南苑地区。

一家欣欣向荣的高新企业

普驰公司是现代化企业管理模式组建和经营的股份制企业及高新企业,位于北京市丰台区南中轴路,实行集团化、规模化管理,主营电气设备制造、电气自动化研究、电气设备安装、园林绿化、建筑、进出口贸易。

北京南苑村干部一声强拆令_国家级高新企业上亿合法财产灰飞烟灭

北京南苑村干部一声强拆令_国家级高新企业上亿合法财产灰飞烟灭

强拆前的普驰公司

普驰公司拥有一批长期致力于电力自动化产品研究和开发的博士、硕士、高级工程师、工程师等高中级技术人才,并不断吸纳国内外最新技术和设计理念,在电力系统自动化测控、无功补偿、自动化系统、节能节电技术等方面长期居国内领先水平。

普驰公司于成立之初就立志于自主研发,并建立了自动化研究中心。经过10多年的发展,于2010年获得电力监控系统等一系列的计算机软件著作权证书,2014年获得北京科学技术委员会等部门颁发的高新技术企业证书,2016年获得中关村高新技术企业证书。

北京南苑村干部一声强拆令_国家级高新企业上亿合法财产灰飞烟灭

普驰公司还成立了北京方锦绣科技有限公司,与德国希格玛设备技术有限公司合作成立了希格玛电气(北京)有限公司,与中国农业大学信息与电气学院共同成立了多个专业的研究部门。通过自主研发和与国内科研院校、专业机构联合开发,已获得相关项目的核心技术知识产权。

近年来,普驰公司引进国内外先进技术,自主研发成功多项产品,如智能仪表、温度控制仪表、10-110KV微机综合保护装置等电子类产品,防窃电型箱式变电站、10KV电缆分界负荷开关柜(看门狗)、柱上分界负荷开关等电气自动化产品,并获得多项专利证书。这些产品得到供电系统、施工单位、使用单位等相关单位的一致认可和好评。

北京南苑村干部一声强拆令_国家级高新企业上亿合法财产灰飞烟灭

2015年,公司涉猎电力系统无人飞机、机器人、大数据等高新技术产业。2017年,公司进入售电市场,与北京、新疆及江苏搭建了电力交易市场平台。

普驰公司还建起了大批厂房、科研用房、办公用房,以容纳大批设备、资料和人员,使用的三营门地块租自丰台区南苑乡南苑村。

这一切,顷刻之间化为乌有

普驰公司法定代表人严德耀描述了强拆的情景——

为了工作方便,我与我的爱人、保姆以及公司部分高管常年吃住在公司院内。2018年5月11日早晨6点钟左右,大院外面人声嘈杂,门卫报告说南苑村的来很多人。我赶紧布置防范、报警。

公司大门很快被冲开,数百名身份不明、身穿特勤服装、手拿盾牌的人,在村支书陈建生、村长王春梅、村办主任王林华等人指挥下冲进院里。

随着一声“控制住他们”的大叫,他们将我、我家人以及公司三位高管推搡到院子一角,团团围住,严加看管。然后,他们将公司大门关上,用切割机将电线、电缆掐断,用推土机、吊机将眼前几栋房屋推倒。

眼看推土机和吊机逐步向要害部位推进,我大喊“把东西搬出来再拆”。然而,他们刚搬出十来个办公桌,就被强拆指挥者制止了。

接下来,他们将自动化室、大数据室、财务档案室连同设备、办公用品、私人钱财物品、关系到公司生死存亡的12台服务器、大数据储存电脑及10多块储存硬盘、自动化产品的工艺文件、技术文件及其原代码电子版、28年的财务帐薄一起推倒、碾碎、拉走,之后又将厂房、门诊部推倒。

就这样,几十年奋斗积累的成果毁于一旦,直接经济损失1.5亿元以上,间接经济损失数十亿元。当时,我痛苦万分,心想:这是在北京吗?是在天安门前第一乡第一村吗?土匪也让你拿点衣服呀!这是在犯罪,谁给这些村霸土匪挣腰?!

三个多小时的强拆中,我们被限制人身自由。公司车队长心脏难受想出去,他们不让,还打他,把他的手机摔坏。保姆要上卫生间,他们也不允许。直到强拆完毕,才让我们像战俘一样一个一个地离开现场。

强拆中,我们报警了,和义派出所的民警虽然出警了,却没有干预强拆,对我们说,这是政府行为,他们管不着。我大惑不解:这里是首都北京,北京的公安干警在维护法律尊严、保护人民财产等方面应该成为全国楷模,可是……

冷静下来之后,我更加困惑了:如果是政府行为,为什么不按相关的法律办?为什么没有政府的拆迁文告,没有相关政府部门的批文,没有按法律规定签订拆迁补偿协议?为什么现场不见负责拆迁的政府人员或司法人员?之前不见相关的政府通告和政府文件?

显然,这次行动名为拆迁,实为犯罪。因此,6月6日,我们委托孙源、邢丽弘律师向公司管辖地公安派出所——丰台区和义派出所报案,提交了陈建生等带队村干部涉嫌故意损害他人财产罪的《报案材料》和《现场勘查申请》。

然而,7月13日,丰台区公安分局下达了《不予受理决定书》。不予受理的理由是什么——决定书上写的是“不符合受理条件”,知情人向严德耀透露的却是“这次强拆是南苑乡政府决定的”。

这次强拆的背景情况

严德耀与一直追踪本案的人民日报记者周正生分别向记者介绍了这次强拆的背景情况,严德耀还向记者出示了相关证据——

普驰公司自1992年10月23日与南苑村村委会签订合同,租赁其位于丰台区三营门的一块土地用于公司经营。2001年12月6日,经双方书面确认,租期延续至2035年。

从2015年下半年起,村委会多次以“非首都功能疏解”、消防安全隐患为由,要求普驰公司拆迁。公司方面指出,第一,公司在2011年经北京市科委等五部门联合认定为国家高新技术企业,并不属于“非首都核心功能”的范畴;第二,公司在2014年将泡沫彩钢板更换为符合国家消防安全要求的岩棉彩钢板,消防部门也到该公司检查消防安全,认定该公司消防安全合格。

严德耀怀疑,村委会负责人真实的想法是,在不承担违约责任和赔偿责任的情况下把普驰公司撵走,为南苑村一个项目腾地。因为,村委会负责人曾经告诉他,村委会要在该地建一个地标性建筑;还邀请他合作做这个项目,他接受了邀请。只是,后来村委会负责人不提这件事了。

普驰公司书面向南苑村村委会,也书面向南苑乡政府说明了南苑村村委会要求其搬迁的两大理由(“非首都功能疏解”和“消防安全隐患”)不存在,并提交了证据。之后,经常有陌生人手持大钩子等工具闯入公司闹事,自称是南苑村委会派来的,要挟说“如果不搬迁就强制拆除”……

普驰公司不胜其扰,三管齐下做工作:一则,于2017年11月27日再次向丰台区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要求南苑村村委会继续履行合同,排除妨害。9月19日,公司也曾提起同样的诉讼,该院受理,后因村委会负责人答应继续履约,公司撤诉;二则,筹备在房山、密云新建厂房(预计2018年12月底完工),并向南苑村村委会及其上级政府报送了《申请延期搬迁及有关问题的函》;三则,就拆迁补偿问题与村委会进行协商。

为了防止出现意外,周正生记者还于5月7日、5月9日分别见到了丰台区和南苑乡的领导,反映了我公司被骚扰的情况,得到相同的答复:调查一下,三、两天给回复。

事实上,直至强拆发生的前一天下午,普驰公司的代表与村委会负责人还在协商拆迁补偿数额的问题。而且,《申请延期搬迁及有关问题的函》报送南苑村村委会及其上级政府后,普驰公司尚未等来答复。普驰公司再次提起的民事诉讼,法院也没有“来得及”受理。

因此,严德耀和周正生均说,这次强拆来得太突然了!

严德耀说:“我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我在这养育、哺育我的土地上辛勤耕耘,如今把企业做大做强,为国家贡献力量,实现了人生价值。可是,一朝强拆将这一切全部化为乌有。即便是在这种情况下,我依然劝告我公司的干部、职工、我的亲戚朋友及家人,不要集体上访,因为这里是首都北京,我的家!不要在网上上传强拆视频,因为这里是首都北京,我的家。我们要相信党中央、相信政府、相信法律会给我及我公司全体职工一个公道。我们现在万般无奈,不得已通过媒体反映,希望这发生在天子脚下的非法强拆一事能够得到相关部门的重视,希望我们的合法财产能得到赔偿。”

律师意见:现场指挥者涉嫌犯罪

北京典谟律师事务所主任、刑法学博士、著名刑事辩护律师王誓华说,丰台区公安分局不受理报案,令他感到十分意外。

他说,根据《土地管理法》、《城乡规划法》、《北京市集体土地房屋拆迁管理办法》,拆迁之前,拆迁人与被拆迁人应达成补偿安置书面协议;没有达成书面协议的,应由区、县国土房管局裁决;裁决规定的搬迁期限届满,被拆迁人拒绝搬迁的,应由区、县国土房管局申请法院强制执行。这一切,这次强拆中一概没有,也就是说,这次强拆,没有任何法律依据,而是一起由南苑村个别村干部策划、组织、实施的严重的刑事犯罪案件,是在全国首善之区北京发生的一起典型的暴力拆迁事件。

南苑村个别村干部此举不仅涉嫌故意损坏他人财产罪、寻衅滋事罪,也有可能涉嫌组织领导黑社会罪性质组织罪。普驰公司仅仅以故意损坏他人财产罪向公安机关报案,已经算很克制了。丰台区公安分局居然还不立案,同样令他感到十分意外。如果真的如知情人透露的,不予立案的原因是“这次强拆是南苑乡政府决定的”,那么就产生了两个问题:第一,难道公安机关不能判断一起这样明显的犯罪案件?难道南苑乡政府决定的涉嫌犯罪行为,就不必追究了?第二,莫非南苑乡什么人也卷入这起案件了?

来源:http://www.liliaonet.cn/china/2018_0731/4422.html

三九传媒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4-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