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财经

李毅中:2013年固定资产投资占GDP比例高达76%

时间:2014-7-30 20:23:02  作者:本站整理  来源:网络  查看:88  评论:0
内容摘要:以“政商重构 市场还权”为主题的2014网易经济学家年会夏季论坛今日举行,全国政协常委、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工业和信息化部原部长李毅中在会上表示,2013年,当年的投资和GDP的比例达76.7%,而这个比例“十一五”是59.5%,&l...
以“政商重构 市场还权”为主题的2014网易经济学家年会夏季论坛今日举行,全国政协常委、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工业和信息化部原部长李毅中在会上表示,2013年,当年的投资和GDP的比例达76.7%,而这个比例“十一五”是59.5%,“十五”是41.58%,“九五”是32.83%,随着时间的推移,固定资产投资和当年GDP的比例是越来越高,高达76%。

按照一般规律,当年投资其中有三分之一转化成消费,三分之二转化成固定资产,这么一算,去年的投资率,估计去年的投资率在50%左右,消费仍然明显不足,多年来讲要降低投资率提高消费率,这是一个沉重的话题,没什么改善,我国投入产出比长期以来是五比一左右,国际上是三到四比一,去年的数字10以上,投资效益系数下降到不足0.1,如果这样下去,每年投资的增幅是GDP增幅的两倍、三倍,将可能进一步推动和诱发信贷扩张、赤字增加、加速卖地、债台高筑,土地财政、产能过剩这些弊端恐怕会越来越明显。

以下为演讲实录:

​​​​​​ 李毅中:

各位专家、各位企业家,各位来宾,这次论坛的主题是“政商重构,市场还权”,我觉得选得很好,很有针对性,因为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同时要更好地发挥政府的作用,这是十八届三中全会确定的一个战略取向,也是市场经济的规律,刚才江教授讲到,深化经济体制改革的核心问题是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近年来政府加快职能转变,以简政放权,减少审批为切入点,在进一步改善宏观调控,谋划构筑发展战略规划,改进完善政策环境,明晰发布市场导向,加强制度标准建设,严格规范市场秩序等方面加大了工作的力度,进一步深化改革的潜能现在看到了,在逐步释放。

从企业来讲,企业等各类经济组织它们作为市场主体,在不断改善公平公正的市场经营环境中攻坚克难,当然,我们的市场不完全能做到公平公正,但在逐渐改善,企业的内生动力、内在活力、创造力都得到了增强。

在肯定成绩的同时我们要清醒地看到,由于多年来各种原因长期积淀形成的深层次问题和结构性矛盾还很多,尚待进一步破解,当前,我们正处在解决增长的换挡期,多类问题互相交织叠加,经济增长这半年过去,缓中趋稳,稳中有进,当然,稳中也有忧,解决一些问题要靠发展,今天刚公布的政治局会议研究了上半年的经济状况,还是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要有质量、有效益、可持续的发展,这就要考改革、靠转变方式、调整结构,而经济体制改革是全面深化改革的重点,当然,构筑符合市场经济市场经济的政商关系是一个不断渐进的过程,我们的主题选择了“重构”,我理解应该是在以往基础上的变革和改进完善。我想就固定资产投资的改革改进,企业生产环境的改善这两个问题结合这次论坛的主题讲几点体会:

第一个问题,控制固定资产投资的合理增长,调整投资结构,提升投资效率,政府和企业都要有所作为,长期以来,依靠投资拉动经济,应该肯定取得了巨大的成绩,但也存在着严重的问题,需要我们认真地总结、改进,政府在改革投资体制方面做了很多努力,但实事求是地讲,从主要依靠投资向投资、消费、出口协同拉动经济这方面还不尽如人意,在经济总量迅速扩大地同时,也出现了投资规模过大,增幅过快,效率下降、以至于产能严重过剩、负债过重的状况,拿去年状况来看,去年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扣掉农户(音)]高达43.65万亿人民币,同比增长19.6%,去年GDP是56.9万亿人民币,增长7.7,算一下GDP的增长绝对值,是4.1万亿。根据这些基础数据,我们分析,不难得出下面的结论:2013年,当年的投资和GDP的比例已达76.7%,而这个比例“十一五”是59.5%,“十五”是41.58%,“九五”是32.83%,随着时间的推移,固定资产投资和当年GDP的比例是越来越高,高达76%。

按照一般规律,我们的经济学家都知道,当年投资其中有三分之一转化成消费,三分之二转化成固定资产,这么一算,去年的投资率,会前我们还和晓华等几个同志议论,我估计去年的投资率在50%左右,消费仍然明显不足,多年来讲要降低投资率提高消费率,这是一个沉重的话题,没什么改善,我国投入产出比长期以来是五比一左右,国际上是三到四比一,去年的数字10以上,投资效益系数下降到不足0.1,如果这样下去,每年投资的增幅是GDP增幅的两倍、三倍,将可能进一步推动和诱发信贷扩张、赤字增加、加速卖地、债台高筑,土地财政、产能过剩这些弊端恐怕会越来越明显。

近几年,国家已经采取了一系列措施,见到了一些成效,拿今年上半年的数据来看,就有了很大的改善,上半年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增长17.3%,同比回落了3.2个百分点,打开看看,其中工业增长是4.2,回落了2.4个百分点,房地产开发增长14.1%,回落近6个百分点,高耗能行业投资只增长10%,回落了4.2个百分点,像大家熟知的钢铁、有色冶炼、水泥、平板玻璃,这些产能严重过剩的行业,投资不但没有增加,反而下降了12.8%,7.3%,9.7%和4%,我觉得今年上半年的一些数据是改善宏观调控走出的一步,调整是必须的,当然,也引来了可能会影响经济增长的担忧,所以对这个问题应该以两分法来分析判断,有效投资是拉动经济的关键,保持一定的增幅是必要的,但如果忽视了结构调整和提高效率,恐怕事与愿违,会造成更严重的后果,所以建议不要动摇,要进一步坚持调整、改进、完善。

我想就固定资产投资的改革改进,企业生产环境的改善这两个问题结合这次论坛的主题讲几点体会:

第一个问题,控制固定资产投资的合理增长,调整投资结构,提升投资效率,政府和企业都要有所作为,长期以来,依靠投资拉动经济,应该肯定取得了巨大的成绩,但也存在着严重的问题,需要我们认真地总结、改进,政府在改革投资体制方面做了很多努力,但实事求是地讲,从主要依靠投资向投资、消费、出口协同拉动经济这方面还不尽如人意,在经济总量迅速扩大地同时,也出现了投资规模过大,增幅过快,效率下降、以至于产能严重过剩、负债过重的状况,拿去年状况来看,去年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扣掉农户(音)]高达43.65万亿人民币,同比增长19.6%,去年GDP是56.9万亿人民币,增长7.7,算一下GDP的增长绝对值,是4.1万亿。根据这些基础数据,我们分析,不难得出下面的结论:2013年,当年的投资和GDP的比例已达76.7%,而这个比例“十一五”是59.5%,“十五”是41.58%,“九五”是32.83%,随着时间的推移,固定资产投资和当年GDP的比例是越来越高,高达76%。

按照一般规律,我们的经济学家都知道,当年投资其中有三分之一转化成消费,三分之二转化成固定资产,这么一算,去年的投资率,会前我们还和晓华等几个同志议论,我估计去年的投资率在50%左右,消费仍然明显不足,多年来讲要降低投资率提高消费率,这是一个沉重的话题,没什么改善,我国投入产出比长期以来是五比一左右,国际上是三到四比一,去年的数字10以上,投资效益系数下降到不足0.1,如果这样下去,每年投资的增幅是GDP增幅的两倍、三倍,将可能进一步推动和诱发信贷扩张、赤字增加、加速卖地、债台高筑,土地财政、产能过剩这些弊端恐怕会越来越明显。

近几年,国家已经采取了一系列措施,见到了一些成效,拿今年上半年的数据来看,就有了很大的改善,上半年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增长17.3%,同比回落了3.2个百分点,打开看看,其中工业增长是4.2,回落了2.4个百分点,房地产开发增长14.1%,回落近6个百分点,高耗能行业投资只增长10%,回落了4.2个百分点,像大家熟知的钢铁、有色冶炼、水泥、平板玻璃,这些产能严重过剩的行业,投资不但没有增加,反而下降了12.8%,7.3%,9.7%和4%,我觉得今年上半年的一些数据是改善宏观调控走出的一步,调整是必须的,当然,也引来了可能会影响经济增长的担忧,所以对这个问题应该以两分法来分析判断,有效投资是拉动经济的关键,保持一定的增幅是必要的,但如果忽视了结构调整和提高效率,恐怕事与愿违,会造成更严重的后果,所以建议不要动摇,要进一步坚持调整、改进、完善。

提这么几点建议:一是继续控制投资总量,加大调整投资结构,保持投资的合理增长,总得看,今年上半年投资的增幅基本处于正常回落,把过快的增幅适当降低,控制投资总量,可以从根本上调整投资率和消费率,这正是转变发展方式的正确选择,控制总量就要调整结构,选准投资方向,提高投资的效率,建议继续落实对房地产开发的相应调控措施,分类监管、有序发展,不宜过度扩张。城市的盲目扩建应该予以抑制,据对12个省区的调查显示,这12个省区里,地级市规划平均要建1.5个新城区,省会平均要建4.6个新城区,这样扩张下去还了得?应当按照新型城镇化的要求有效控制,加大高铁、高速公路、机场等基础设施建设是必要的,但也应该从长计议,要计算投资回报的年限。

工业投资要有进有退,产能过剩的行业不要再上新项目了,不要再铺新摊子了,特别要加大对存量的优化、改造、升级,调整投资结构要加大技术改造的力度,加大国民经济短板领域的投资引导,从而提高我们投资的效率,今年认为,技术改造是内涵发展的战略,技术新、投资升、工期短、见效快。经验证明,我们搞技术改造投资产出比是三比一,当然这个产出是广义的,包括了利、税、折旧、工资和企业应付银行利息,今年上半年,全国技改投资占工业投资的40.1%,这个数字不小也不大,对比一下,发达国家在上个世纪50年代实现工业化前后,技术改造占工业投资的比例少则50%,多则69%,我们现在是40.1%,所以还应该加大技术改造的力度,中央财政从应对金融危机以来,每年通过技改贴息四两拨千斤,带动了企业、地方、社会和银行贷款,每年全国大概有8万亿元的技术改造。
三九传媒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4-2018 All Rights Reserved.